/資訊中心/趨勢研究/現金貸與消費金融有著本質區別

現金貸與消費金融有著本質區別

發布時間:2017-11-09 分類:趨勢研究

一場IPO引發的口水戰讓原本就爭議不斷的現金貸仿佛成了過街老鼠,再次站上輿論風口。甚至監管層“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的表態話音未落,就有媒體曝出現金貸監管措施或將于近期出臺,靴子要落地了。

這一場爭論已經脫離產業經濟、商業模式,演變成對現金貸的道德審判。當我們從道德角度譴責“現金貸”這一行業時,行業的概念卻愈發模糊,指鹿為馬卻渾然不知。有人說,現金貸就是高利貸;又有人說,消費金融其實就是現金貸;還有人說,現金貸就是純線上消費信貸。

雖然監管層沒有對現金貸進行明確定義,但其業務特征已經有清晰描述:2017年4月全國網貸整治辦下發的《關于開展“現金貸”業務活動清理整頓工作的補充說明》(下稱《補充說明》)中,明確現金貸具有平臺利率畸高、實際放款金額與借款合同金額不符、無抵押、期限短、依靠暴利覆蓋風險、暴力催收的特征。

并不是所有的現金貸款都叫“現金貸”

目前市場上現金貸可分為隨借隨還類現金貸、超短期現金貸、短期現金貸、以及中期現金貸等四大類。

與網貸整治辦《補充說明》相對應的,是超短期現金貸,“借款期限集中在1-30天”。

四種現金貸中,超短期現金貸問題最為突出,近期社會爭議最大的也是針對此類現金貸。

這類產品金額在千元左右,期限不足一個月,利率超高,類似國外的“發薪日貸(payday loan)”。此類產品準入門檻低、市場需求大,很多互聯網公司從事此業務大多一年就能實現盈利,是真正的“快錢”。

與其相比,其他的現金貸類型更像是“現金分期”。

由于“現金分期”在初期需要較長的驗證周期,對于風控的要求很高,因此專注這些業務的機構并不多,但也連帶成為現金貸的道德職責對象。事實上,很多新興機構絕大多數都在發力小額的超短期現金貸,猛賺快錢。從業務特征看,監管希望清理整頓的現金貸更類似于“payday loan”。

現金貸和消費信貸怎能混為一談?

近幾年在消費金融這一風口下,各路玩家盡顯神通,但無外乎兩種玩法,即現金貸和消費分期。從本質上來說,現金貸與消費分期有著明確的區分。

首先是業務特征方面的巨大差異。從監管角度看,“現金貸”的業務特征已經清晰。而消費分期主要指的是在一定消費場景前提下,由銀行、消費金融公司、電商平臺等提供資金給消費場所,消費者進行分期付款還款,一般情況下要結合比較完善的信貸消費法律體系和征信體系。

第二是兩者資金流向的區別?,F金貸是資金直接支付給實際借款人,借款人拿到資金后具體用途并不限定。而消費分期所承擔的資金基本上支付給店鋪或者其他消費場所,直接用于支付消費者在消費商品或服務過程中所需費用。

第三是場景方面的區別。無論線下還是線上,消費分期都會有一定的場景。除了電商平臺運營消費分期外,消費分期還會有線下商鋪的牽線搭橋過程,而且線下店鋪是消費分期的重要一環。但是現金貸就沒有場景的需要。

第四,真正的消費分期不是高利貸,遠談不上暴利。線下消費分期是人力成本較高、單件利潤較低的行業,非常依賴業務規模的擴張,必須在引流、推廣方面大量投入。其業務規模是有個盈虧平衡點的,企業一定要把業務規模做到這個平衡點以上才可能賺錢。但是如果企業不抓風控,隨意沖量,信用風險積聚爆發,長期必然難以為繼。而超短期現金貸則不同,利率奇高,又普遍收“砍頭息”,高利率已經覆蓋了風險,單件利潤高,幾乎沒有風控。

但最值得關注的是,這兩年大量消費金融機構開始轉型或積極開拓現金貸業務,也正是大家分不清現金貸和消費分期的原因。

做消費分期是苦活累活臟活,線上非常依賴流量入口,線下又要養很多人,關鍵利息也不高。隨著現金貸業務的快速崛起,兩者客戶群日益重疊。消費金融機構最終發現與其那么辛苦的養那么多人去做消費分期,干脆直接放貸。尤其現金貸的核心是流量而不是風控,這么做不但風控成本可以大幅度降低,另外利率是分期的幾倍以上。最終結果就是消費分期之路很難維持,現金貸更簡單粗暴成本低。包括阿里騰訊在內的大流量平臺都開始自己切入現金貸,與消費金融機構爭搶蛋糕。

撇開超短期現金貸不談,中長期的現金貸其實有很大市場: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這些持牌機構以及部分助貸機構,仍在深耕這塊市場。在信用卡人群之外,中國龐大的工薪階層仍然得不到應有的金融服務。為滿足日常消費所需,與之相關的消費分期或消費現金貸業務,才是真正的消費信貸。

監管“一刀切”或導致行業黑化

根據以上分析,無論現金貸還是消費分期,商業模式上都是成立的,滿足了傳統金融機構無法觸及群體的借貸和消費需求,增加了全國消費金融的滲透率,而企業也有盈利模式。這個行業在不斷壯大的過程中,有很多難以繞開的問題:高利率、多頭借貸、暴力催收等現象,與日本當年的“消金三惡”如出一轍,而一些超短期現金貸平臺以高息覆蓋壞賬的暴利模式,也在不斷試探人性的底線。

監管入局是為了規范市場與經營秩序,監督運營者的經營行為。一方面將放貸者的放貸利率保持在一個可以接受的比例,另一方面是提高行業的準入門檻,將那些本身就運營水平不高的企業排除在市場之外。但如果將“超短期現金貸”所做的“惡”,讓整個消費信貸行業來背“鍋”,無異于因噎廢食。

繼今年初網貸整治辦發文要“清理整頓現金貸”之后,由央行牽頭,多部門共同參與的現金貸監管政策,或將以“互聯網小貸指導意見”的形式出臺。據媒體報道,除了4月下發的文件中已經提到的36%利率上限和禁止暴力催收外,此次監管可能嚴控現金貸的資金來源,要求傳統金融機構不得與非持牌現金貸企業合作。

對現金貸乃至消費信貸行業真的有必要“一刀切”?

現金貸的問題無非是費率高、暴力催收、侵犯用戶隱私等幾個點。如何遏制現金貸混亂無序的行為、將其引向健康發展的軌道,是監管部門的關注重點。但如果僅僅是沉浸在對現金貸表現出來的表面亂象及其危害性進行批判,簡單對現金貸取締或封殺上,并不能對現金貸亂象起到有效抑制作用,也無法找出現金貸產生和快速發展的根源,更無法根據其變化發展制訂出科學有效的監管政策措施。

如果對現金貸“一刀切”,勢必讓現有的部分機構走入地下,變成徹頭徹尾的“高利貸”,這明顯違背“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的初衷。

建議對現金貸行業監管參考網貸——明確行業合法地位,采取備案制管理,劃定業務紅線,要求現金貸機構對不合規的業務進行限期清理整頓。

因為不管我們如何批判,現金貸的需求和供應一直都在那里,區別只在于它是活在陽光下,還是藏在陰影里。

网站福利你们会回来感谢我的,宝宝我们去阳台做一下动图,古代娇妻颤抖高潮h,爸爸吃饭也要和我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