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中心/趨勢研究/虛擬貨幣在中國迎來全線崩盤時代

虛擬貨幣在中國迎來全線崩盤時代

發布時間:2017-09-28 分類:趨勢研究

9月27日,比特幣交易平臺比特幣中國發布公告稱,平臺將于北京時間9月27日中午12:00分關閉數字資產和人民幣充值功能,用戶不要在此時間點之后進行資產充值,否則無法入賬;平臺數字資產及人民帀的最終提現截止時間為10月30日中午12:00。公告指出,若用戶如不想保留數字資產,需盡快兌換成人民幣再進行提現,另外,比特帀中國的礦池(國池)等業務將不受此影響,繼續正常運營。

9月14日上海市金融辦已經開始對轄內多家比特幣交易平臺下達“口頭指令”,關停交易平臺,使其退出市場。隨后,比特幣中國9月14日晚間在其官方微博發布公告稱,比特幣中國數字資產交易平臺將從今日起停止新用戶注冊。

公開資料顯示,比特幣中國是中國運營最久的比特幣交易平臺,成立于2011年6月9日。

正如比特幣的鼻祖中本聰一樣,神秘、隱晦是比特幣長久以來的標簽?;蛟S正是如此,比特幣才愈發受到人們的追捧與期待。這或許與人性天然的冒險、獵奇的性格特征有關。

同毫無征兆的突發事件不同,比特幣出現問題早已有所端倪。席卷整個互聯網金融市場的監管浪潮、金融高層的密集表態、市場狂熱的不斷推高都在讓原本有些神秘的比特幣走向前臺。對于一些事來說,走向前臺是一件有風險的事,因為它并不適合,比特幣就是如此。

它的魅力正是在于它的神秘,超離于現實規制之外,如果它不再神秘,不再超然脫俗,那么它就已經不再是它。從本質上來看,正是由于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比特幣才被從幕后推向了前臺,人們想要通過它來挽留互聯網金融帶給我們的慷慨激昂,重拾互聯網金融盛景之下的榮耀。

市場的迫切所帶來的比特幣大爆發和造富運動讓它從一個去中心化的存在變成了另外一個中心。交易平臺——這個原本是比特幣鄙夷的存在,現在卻成了它積聚流量,回歸現實的場所。這不得不給人一種比特幣拿自己開刀,用自己的正確來驗證別人的錯誤的感覺。這種做法所導致的一個最為直接的結果就是自我陷落,陷落到自己曾經以為的深坑。那么,比特幣暫停、ICO陷落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比特幣是一種去中心化的存在,ICO又是一種中心化的存在。兩者結合到一起本身就是矛盾的,如果將本來矛盾的事物拼湊在一起,所帶來的結果就是無論怎么看它們都是矛盾的。所以,以原本鄙夷的方式走向前臺無論如何都有一種不倫不類的味道,如果一意孤行所導致的必然是自我毀滅。

比特幣所要達到的是創造出一種貨幣,這種貨幣不再以傳統貨幣為中心,可以讓人們借助互聯網的手段進行無國界、無時間限制的自由交易。比特幣存在的最大意義就在于此,反向地讓這個最大意義的特質進行扼殺只會讓它的路子越來越窄,遭受監管與陷落便會成為一種必然。

比特幣盲目地自由、ICO狂妄地熱炒招致的必然是更大的牽絆與規制。自由是比特幣之魂,正是為了自由地交易,無界地流通,比特幣才會出現與發展。然而,一切皆有法,如果盲目地追求自由而忽略了自我約束,所導致將會是更大的牽絆和規制。

縱觀比特幣的發展,遵循自我邏輯的快速發展是主旋律,與之匹配的規制無法及時跟上在助推其飛速發展的同時,所帶來的一個最為直接的結果只能是脫韁與脫軌。因此,以自由為安身立命之本的比特幣并不能夠將自由看做是一切牽絆的口實。只有以規則為前提的自由才能成為其獲得更加長遠發展的關鍵。

同比特幣自由地向外發散不同,ICO是反向的集中,而且是以比特幣盲目自由為前提的集中,集中的手段除了與比特幣本身反向之外,它的背后更多的是熱炒。缺少了真實實體的匹配,僅僅只是以流量為落腳點的資本積聚所導致的必然是虛假與非法,這或許也是ICO被定性為非法集資的原因所在。

比特幣的內在自由與ICO的外在集中形成了一種難以調和的矛盾,矛盾的無法調和和釋放最終讓其出現了自由反向而來的規制。這種規制并非來自于比特幣本身而是來自于外部因素,這種外部因素的強大最終讓比特幣為盲目地追求自由付出了代價,ICO在這其中扮演的角色同樣是反向的。

以虛擬為靈魂的比特幣依然需要真實骨架的支撐,才能成就自身的偉大?;ヂ摼W的偉大之處在于在現實世界之外為我們建構了一個以虛擬為主導的獨立王國。這個獨立王國宛如一個萬花筒,它將人們的生活囊括其中,甚至還另外創造了一個全新的生活生態。

互聯網巨大的改造能力告訴讓我們開始相信存在這樣一個由網絡建構而成的世界,甚至有些時候可以忽略現實世界而存在?;蛟S這正是中本聰創立比特幣的原因所在?;ヂ摼W的巨大能量的確讓我們能夠想到這一點:創造一個基于互聯網的貨幣表達方式,讓它不再受到現實世界的規制。

比特幣的這種正確的衍生邏輯正是它錯誤的原因所在。因為互聯網的偉大之處并不在于建構一個完全超離于現實的存在,互聯網的偉大之處在于建構一個能夠與現實世界結合得更加完美的世界,改造而非創造才是互聯網的精髓所在。比特幣從誕生日開始就不是改造,而是創造,這也讓它注定是一場外表華麗的皮囊,缺少現實骨架的支撐。

從這個邏輯來看待今天比特幣所遭遇到的困境,我們就能理解其發展的必然性?;ヂ摼W建構了一個獨立于現實世界而又與現實世界密切相連的虛擬世界,比特幣同樣如此。而它應當不完全是創造,而是應當與現實世界密切結合,再正向地促進現實世界的發展才能讓它能夠從現實世界中獲取養分,從而成就其偉大。

金融的偉大之處不在于金融本身,比特幣同樣如此。須知,金融的偉大之處不在于金融本身,而在于金融對于外部世界的巨大推動力量。比特幣同樣如此,比特幣成就偉大之處同樣不在于比特幣本身,而在于比特幣對于外部世界的巨大推動力量。

然而,比特幣當前的發展并非這樣。它正在憑借自身促進自身的發展,所以,比特幣只能僅僅只是比特幣,但始終都無法對外部世界起到推動力,然后成就其偉大。比特幣的自我中心特質最終讓它變得狂熱、虛無、不切實際,也注定了無法成長成為偉大。漲跌無法控制與預判、應用毫無邊界與禁地都在讓比特幣成為一個一旦打開便無法合攏的潘多拉魔盒。

有魔障的東西必然無法成為偉大,比特幣過度地自由已經讓它難以實現自我規制,甚至出現了魔性的一面。ICO的出現就是這種魔性的最直接的體現,如果從比特幣的這種深層邏輯來看待ICO的淪陷或許能夠得到更加合理的解釋。中本聰在創造比特幣的時候可能想要成就給它一種偉大,但他忽略了成就一個事物偉大的本身要先讓與這個事物偉大的東西偉大起來。因此,比特幣暫停交易與ICO淪陷有著一定的必然聯系。

ICO的淪陷、比特幣交易平臺的關閉成為繼互聯網金融監管后金融市場遭遇到的最大變局。比特幣的鼻祖中本聰或許不會想到他所設計的自由恰恰成就了比特幣的不自由,這到底是一種諷刺,還是一種趨勢,我們并不知道。我們知道的是,金融之所以成為金融本身,更多地在于金融與外部要素融合之后產生的偉大力量,這是比特幣最大的成功,同樣也造就了它的失敗。

网站福利你们会回来感谢我的,宝宝我们去阳台做一下动图,古代娇妻颤抖高潮h,爸爸吃饭也要和我连在一起